2009年12月11日 星期五

House MD. 怪醫豪斯與神機妙算劉伯溫

 好一陣子都是配合小朋友作息,十點就寢,六點起床.自從小女兒出生之後,日子就不是這樣了.入睡前,大女兒會緊粘著媽媽,遇到妹妹要吃奶,姊姊也顧不了姊妹情深,會推開妹妹搶媽媽.也只有這個時候,姊姊會想推開妹妹,其他時候都是喜歡妹妹愛妹妹的.


 於是媽媽想了一個辦法,媽媽顧姊姊,妹妹就跟爸爸到客廳喝瓶裝母奶.妹妹喝奶的時間,大約是十點半開始,喝到十二點半、一點半,有時候甚至到三點半才睡覺.我餵奶的時候,是邊餵邊跟小孩子講話,又邊開電視.這個時段最好看的節目,就是公視的怪醫豪斯, House, MD. 豪斯在他服務的醫院裡,領導一個連他是四人的醫學小組,專門醫治難解的怪病.跟好的偵探小說科幻小說一樣,解謎題秀科技不是重點,重點是人.怪病只是個引子.不過,高明的醫學節目,不會灑狗血地來一段:只要大家心地善良,對自己有信心,病痛自然會好這種克利雪的陳腔濫調.不對,是沒有根據的謊話.

 我跟小女兒就看著豪斯,接著射雕或娘家或公視的爸媽囧很大,甚至是紀錄片的重播.週末最痛苦,沒有好看的節目,有時候我會看DVD,有時候看Youtube的那一年的幸福時光.

 類似的情形,兩年前也發生過.大女兒很難入睡,睡著了,一放下,又馬上醒來.大家都說是我在醫院的時候,抱著她入睡所養成的習慣.為了讓餵了一天的媽媽可以休息.晚上她醒過來的時候,就要抱到客廳去,讓媽媽可以安靜入睡.那時候,電視演的是午夜重播的劉伯溫.後來劉劇又演了好一陣子,演到大女兒不需要半夜抱出房間之後,還繼續再演.好像永遠不會結束似的.


 直到編劇從立太子之爭、掰到女兒國、又掰到魔法國.女主角阿秀(簡沛恩)都已經去拍其他片了,從瞎眼、中毒,最後只存在回憶之中.找王宇婕演如雙來代替女主角的位置,可是又不能當劉伯溫的女朋友,只好當他的弟子,有那麼一點愛情,又不敢明目張膽,怕惹毛了阿秀的粉絲,只好來個十年之後,弟子如雙尋尋覓覓終於在茫茫人海找到了劉伯溫.然後劇就結束了.

 這是唯一一部結束讓我有悵然若失感覺的連續劇--那個半夜抱著哇哇叫的女兒到客廳搖搖晃晃的日子早已結束,可以讓我聯想到那些日子的連續劇,竟然也結束了.最後,這些日子,就真的只存在日漸退色的記憶當中.也許會儲存在某個角落,然後再也沒被喚起.如果是那樣的話,就好像沒發生過一樣.這大概就是失落感的來源吧!

 劉伯溫換成了怪醫豪斯,連續劇換成了影集.我很清楚,一定會有那麼一天,小女兒不需要在深夜餵奶.而那個可依憑聯想的影集終有結束的一天.幾年之後,她們都長大了.我說,媽媽啊!妳還記得我們一起養那可愛的女兒們的日子嗎?





---

 記得多少呢?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《Momo如是說》-生命力

春天是眾花盛開的季節。上學的途中,有櫻花、樟樹、流蘇、苦楝。出門沒多久,就有幾棵龍眼樹也開花了。我說,你們看,那個龍眼樹現在開花,等到夏天就有龍眼吃了。這算很快的。那個芒果也很快,差不多現在開花,六月就結芒果了。各種生物,有他們的生命進程,速度不一樣。你們看那些獨角仙,在土裡大概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