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年12月15日 星期二

佛羅倫斯人魔--名偵探的極限之一

佛羅倫斯人魔

The Monster of Florence


作者:道格拉斯.普雷斯頓、馬利歐.史貝奇
原文作者:Douglas Preston、Mario Spezi
譯者:鄭惠雯

出版社:時報出版
出版日期:2009年12月03日
語言:繁體中文 ISBN:9789571351308
裝訂:平裝

 這本書,到底是作家回憶錄,還是回憶錄形式的小說?我還是不太了解.如果是前者,那就是真人真事,當事人自己的口述歷史;如果是後者,那就是沒有終結的一段紀錄.佛羅倫斯,這個出現過達文西的文藝復興之城,竟然出現了毀人屍體的殺人魔.之所以說是殺人魔,則是因為手法相同,受害者很多,而且都有共同的特點--在野外幽會的男女.殺人手法也極其相同,都挖去了女性的器官.故事的主人公:一個記者加上一個作家,他們調查幾宗被認為是同樣的殺人魔所為的兇殺案.在過程中,抽絲剝繭,看似有證據,可惜拼圖就少那麼一塊.最後,到查案件的記者,還被懷疑是殺人魔.這些案件到底是一人所為?還是一個殺人魔集團?或者是經心的模仿犯呢?答案到最後並沒有揭曉.

 這讓我想到一些偵探小說.好的偵探會從現場的狀況,找出足以證明兇手的物證;從嫌疑犯的訪談中,推敲出語言上的漏洞.不過,前提必須要有嫌疑犯.換句話說,小說裡的名偵探,先把沒有提示的問答題,縮小成有幾個嫌疑犯的選擇題,然後排除不可能,選出正確答案.問題是,沒有嫌疑犯的時候怎麼辦?名偵探還能把嫌疑犯叫過來,安排一場下午茶,讓嫌犯自己說露嘴而自己證明是兇手.可是,如果沒有嫌疑犯呢?題目難度從選擇題變成了沒有提示的問答題.這種沒有範圍的案件,名偵探福爾摩斯會有辦法嗎?

 不幸的是,這世界不同於小說家筆下的世界.沒有柯南、沒有福爾摩斯、沒有白羅、沒有湯川學.兇手也不見得每個都有動機,都是跟被害者有利益衝突或是情感糾紛.沒有了嫌犯,偵探們就跟其他普通人一樣,只能憑臆測.於是偵探解題就變成了大眾八卦、小道消息變成罪證、路上充滿跟通緝告示的明星臉、媒體指揮辦案...最後,遭到眾人遺忘.

 每個偉大的城市,都會有個殺人魔嗎?

 你同意這種說法嗎?充滿無解刑案的城市,只能告訴我們,這城市沒有會推理的警探;還有一群不知生活方向的市民--沒有方向到只好殺人為業.這樣的城市是精神上的貧乏,距離偉大大概還有十萬八千里.







---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《Momo如是說》-生命力

春天是眾花盛開的季節。上學的途中,有櫻花、樟樹、流蘇、苦楝。出門沒多久,就有幾棵龍眼樹也開花了。我說,你們看,那個龍眼樹現在開花,等到夏天就有龍眼吃了。這算很快的。那個芒果也很快,差不多現在開花,六月就結芒果了。各種生物,有他們的生命進程,速度不一樣。你們看那些獨角仙,在土裡大概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