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年8月4日 星期二

貝納德的墮落--人體的工具使用

貝納德的墮落 Harvest

作者:泰絲.格里森
原文作者:Tess Gerritsen
譯者:陳宗琛
出版社:春天出版社
出版日期:2009年04月06日
ISBN:9789866675867
裝訂:平裝


 這本書講的是人體器官移植的種種.台灣的讀者對這主題應該不陌生,大家多少會聽過某某人 到大陸去換肝換腎這樣的消息,也聽過法輪功學員被挖出器官販賣等傳聞.書上寫的是美國,雖然有器官銀行來執行標準的器官捐贈--腦死的捐贈者與需要器官的人血液配對,以及受贈者的等候名單等等.這一切是為了把器官捐給最需要的人,而且要防止器官的買賣,免得為了器官擴大腦死定義,或者是更恐怖的,殺人取器.可是,在作者如臨現場的描述之下,這個捐贈標準好像也是漏洞百出.

 一台要報廢的車子可能還有些可以用的零件,拆下來保養一下,可以當二手零件再給另一台比較新,可是缺這零件的車子使用.於是可以拔光堪用的零件,進入二手零件市場,再將廢車送入資源循環系統報廢.可是器官跟零件是不一樣的,拆下來的零件可以上油防鏽放個幾年等新的主人;器官卻要活在活人的身上,離開身體也不能超過幾個小時,不然這器官就壞死了.

 器官移植跟零件再利用是不同的兩回事.

 第一、你需要兩個活人--捐贈者與受贈者.有些器官可以部分移植,讓兩個人都活者;有些器官只有個,這代表捐贈者在移植過後就必須死亡,像是心臟移植.因此,器官移植是犧牲一個人去成全另外的人(幾個人)的醫學工程.

 第二、捐贈者是健康的.器官捐贈說起來是遺愛人間,可是捐贈者不是那些壽終正寢的老先生老太太,因為他們就是因為大部分的器官衰老而去逝,身上的器官,當然不能再給人.所以捐贈者通常要年輕,而且要健康的人.然而,這些健康又年輕的人,還有他美麗的人生啊!為什麼要犧牲自己讓別人活著呢?捐贈者當然不是出於自願,而是出於不得已--大部分是因意外而困入腦死狀態--腦子都死了,現代醫學已經回天乏力,剩下來的就是看看還能救多少其他的人.

最根本的差別是:車子不是生物、不是人類,沒有什麼道德問題.

 書中的艾貝像是小蝦米對大鯨魚似地,揭穿了醫院移植小組的重重黑幕.那些醫生固然是敗德.可是另外幫她的醫生--可能是作者自己的化身--薇薇安呢?她照顧的一個小男孩,需要做心臟移植手術,不然就生命岌岌可危.她看到了一個被判為腦死的病人,有顆強有力的心臟,於是就慫恿艾貝去找家屬,簽下指定捐贈對象的同意書.意思是,那顆心臟就是我的病人的了,大家都不要搶.

問題是:有人在去仔細檢查那個腦死的判定正確嗎?

 在故事裡,薇薇安是正直的醫師,也協助艾貝去調查那移植小組的重重疑雲.可是在她的眼中,那個腦死的病人,不過是心臟(或其他器官)的載體,死活根本不需要考慮.這其實暗示著現代醫學的傲慢,一但被現代的醫學判定不會再活過來,那就不會再活過來,剩下的,是要怎麼對這個器官載體,做最後的利用.

 難怪小說要拍成電影受到了阻撓.不只是小說可能揭穿了器官移植的黑幕,更可怕的是,它赤裸裸地道出了在醫學世界裡與一般世界所不同的道德.

 器官像是零件,人像是車子.拆下零件,裝到其他車輛,是一種資源再利用,是讓其他車輛可以跑得更久.



----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《Momo如是說》-生命力

春天是眾花盛開的季節。上學的途中,有櫻花、樟樹、流蘇、苦楝。出門沒多久,就有幾棵龍眼樹也開花了。我說,你們看,那個龍眼樹現在開花,等到夏天就有龍眼吃了。這算很快的。那個芒果也很快,差不多現在開花,六月就結芒果了。各種生物,有他們的生命進程,速度不一樣。你們看那些獨角仙,在土裡大概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