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年6月25日 星期四

惡意--無以名之的恨意


惡意

作者:東野圭吾
出版社:獨步
出版日:2006/09/28
ISBN:9866954196
語言:中文 

 小說是以兩個主角分別以第一人稱自述的方式寫作--嫌犯日日野修跟警部加賀恭一郎的筆記本.一個有名的作家日高邦彥遭到謀殺,他的朋友也是屍體的發現者日日野,用這筆記本將案情導向他想要的方向,他先誤導案情,筆記的漏洞被發現之後,後來被列為嫌犯.承辦的加賀警部,曾經是日日野以前在國中的同事,他在辦案的過程中,發現嫌犯筆記本有些不對勁,他開始懷疑嫌犯,嫌犯也承認是他犯案.原本可以結案了,找到兇手、凶器、時間地點等等都符合證據.只是,加賀警部弄不清楚動機,或說對日日野自述的動機,深深地感到懷疑.

 根據日日野的說法:大作家日高其實沒有什麼創作能力,那些出了名的小說,其實是日日野在背後代筆,日高只是修改了一些小東西,然後作品就大賣.日日野不僅僅替日高代筆,而且還跟日高太太有不倫之戀.日高跟日日野是小學同學,兩個都想成為作家,瑜亮情節與不倫戀情成了殺機.

 加賀檢視所有細節,發現其中的問題.原來,那些捉刀代筆的事情是日日野造假,什麼不倫戀情野是子虛烏有,殺機來自於小學的校園暴力事件.是日高欺凌日日野,而長大後遭到報復嗎?東野要講的不是這麼簡單.其實是日日野本來也是被欺負的對象,但是他沒有起身對抗(因為沒有依萊),反而加入了欺負人的幫派,成為小嘍囉,跟著壞蛋欺負別人.至於壞蛋老大為什麼要欺負人呢?沒有,一點點理由都沒有,有的話,僅僅是單純的惡意.唯一起身反抗的是日高,對於壞蛋老大,日高不是直接訴諸武力,也不是跟老師打小報告,而是不卑不亢.除此之外,他還勸鄰居日日野,不要再跟這些人混在一起了.

 光明的態度,對照於日日野猥瑣的小人行徑,再加上日高要以校園霸凌為題材創作,不經意地握有日日野少年時期當跟班的照片.雖然他將蒐集的資料深鎖抽屜,但這些資料成了日日野的殺機.不僅要消除以前不名譽的證據,還要將日高的一切佔為己有--包括成就、老婆以及生命.這樣的恨意如何而來呢?對於自己猥瑣不堪的過去,想要掩埋從被害者變成加害者的歷史,對照於同學對付校園霸凌的堅定態度.像是黑暗對照於光明.可是日日野的想法,不是積極地走向光明之路,而是責怪日高--為什麼他可以堅定?為什麼他還要關心欺負他的我?其實是自己無法控制心志,只好隨壞蛋起舞.他不責怪自己,反倒怪起了那些不受誘惑的同學.

 跟<默默地我相信天使>、<大法師>、<七夜怪談>還有<龍紋身的女孩>裡的受害者一樣,加害者能夠找到的藉口,都是如此薄弱.說穿了,只是恣意地發洩那無以名之的恨意.既然受害者完全無辜,套句<龍紋身的女孩>莎蘭德的話,我們又何必替加害者找藉口,去討論那些「為什麼」呢?

 恨意不屬於理性,恨意引發的暴力或是兇殺,又怎麼用理性去討論呢?


---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《Momo如是說》-生命力

春天是眾花盛開的季節。上學的途中,有櫻花、樟樹、流蘇、苦楝。出門沒多久,就有幾棵龍眼樹也開花了。我說,你們看,那個龍眼樹現在開花,等到夏天就有龍眼吃了。這算很快的。那個芒果也很快,差不多現在開花,六月就結芒果了。各種生物,有他們的生命進程,速度不一樣。你們看那些獨角仙,在土裡大概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