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年6月19日 星期五

龍紋身的女孩--隱藏在光鮮表面下的罪行


龍紋身的女孩 Man som hatar kvinnor
作者:史迪格.拉森
原文作者:Stieg Larsson
出版社:寂寞
出版日期:2008年09月25日
語言:繁體中文 ISBN:9789868461406
裝訂:平裝



在二次大戰期間,交戰的諸國分成軸心國與同盟國.軸心國是發動戰爭的一方,歐洲的戰事由德國攻進波蘭開始;亞洲則是日本入侵中國開始.戰爭的最後,軸心國失敗了,同盟國獲勝了.為了表達戰爭是罪惡,將發動戰爭的人視為罪犯,於是有紐倫堡大審與東京大審.但是,有些主動幫助戰爭的人或國家,並沒有受到應有的審判.瑞典就是一個--宣布中立,但其實瑞典對西特勒大軍,做了許多讓步,例如說讓德軍經過.這也許是為了避免戰火的必要妥協,然而,瑞典人都對希特勒的種族淨化不以為然嗎?他們反對殘酷的集中營嗎?有沒有人其實是贊成白人至上主義?有沒有人甚至還贊助希特勒呢?

故事一開始,是一個挨告的雜誌社主編--布隆維斯特,他誤信錯誤的資訊,自以為揭發黑暗的官商勾結,結果卻被反將一軍--對方告他誹謗.法院宣判有罪,要到監獄服刑.為了保持雜誌社的運作,他辭去所有職務.就再這個時候,有錢的大企業家找上他,要他幫忙寫家族史,同時要暗地裡調查三十年前的疑案--姪女的失蹤案.

故事的另一個主軸,就是中文書名的主角,身上有著龍紋身圖樣的女孩--莎蘭德,沒有父母、瘦小、被判定精神異常、需要有監護人才能動用財產.也就是說,她在瑞典還不算是公民,只能未成年的小孩一樣,需要公設父母的監護.但是她有異於常人的記憶力,也是網路上有名的駭客.這兩項專長,使得她在徵信社的調查工作如魚得水.因為徵信社受託調查布隆維斯特的可靠程度,莎蘭德還不認識布隆維斯特之前,就已經很了解這個人了.兩個人會湊在一起,是因為布隆維斯特看到了徵信社的報告,報告裡居然出現只有他知道的情節,這個調查員不簡單,可以駭進他的電腦.他心裡有點憤怒,可是隨即又想到:如果有這個調查員的幫忙,那該有多好.於是兩人就開始合作,調查那個三十年前少女的失蹤案件.

案情陷入膠著是正常的,老企業家這三十年來並沒有放棄調查,但也得不到什麼結論.原因可能有兩個:一個可能是老企業家已經陷入「知識的詛咒」,他太習慣用同一個眼光來看待所有的線索,以致於看不到線索之間的連結;另一個可能暗示著:有人在暗中掩蓋真相,以至於調查不出什麼結果.老企業家請布隆維斯特調查,就是要破除「知識的詛咒」,由一個作家的眼光來看家族史,重新檢查那些線索.至於暗中掩蓋真相的人,就成了整個故事裡的不定時炸彈,隨時都可能以意廖外的方式,危害布隆維斯特以及莎蘭德.

調查的結果出爐了,家族中的極右份子,不僅僅是大家熟知他們以前參加過納粹黨,支持白人至上主義.實際上,他們手拿聖經,引用聖經的話語,還殘忍地虐殺許許多多的婦女,特別是那些人生地不熟的移民,特別是那些有色種族.兇手還找到聖經上的藉口,自以為執行上帝的旨意,實行他那邪惡歪理的罪惡.布隆維斯特原本還有點同情老企業家,相反地,莎蘭德很厭惡這些藏在光鮮外表下的罪行,這些都是罪行,沒有原諒的藉口.

我想,作者用這樣的故事,來揭發那些隱藏在瑞典完善的福利制度之下,不為人知的虐殺事件,以及在二次大戰時未受審判的共犯結構.



----
最近是在寫讀書心得交報告嗎?
請繼續閱讀:

粉紅色的仲夏
長遠的家計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《Momo如是說》-生命力

春天是眾花盛開的季節。上學的途中,有櫻花、樟樹、流蘇、苦楝。出門沒多久,就有幾棵龍眼樹也開花了。我說,你們看,那個龍眼樹現在開花,等到夏天就有龍眼吃了。這算很快的。那個芒果也很快,差不多現在開花,六月就結芒果了。各種生物,有他們的生命進程,速度不一樣。你們看那些獨角仙,在土裡大概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