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年6月12日 星期五

血色童話--弱勢者的互相擁抱



血色童話 Lat den ratte komma in (Let the Right One In)
作者:約翰.傑維德.倫德維斯特
譯者:郭寶蓮
出版社:小異出版
出版日期:2009年05月25日
語言:繁體中文 ISBN:9789868456952
裝訂:平裝



 這是本有關酒鬼、小孩與吸血鬼的小說

 關於吸血鬼的小說很多,拍成電影的也不少.大部分的吸血鬼都有某種魔力,比如不可抗拒的吸引力(電視影集十三號星期五)、超越人類的體能(刀鋒戰士)、或是學富五車(歷史學家).這本小說裡的吸血鬼依萊,是個活了幾百年的小孩.本來是人類,在變成吸血鬼之後,就以那時候的型態一直活著.他還是有一些超能力,比如說傷口很快就癒合,怕光,砍斷了頭才會死.除了需要喝血之外,比較像是高橋留美子的人魚傳說--人類吃了人魚肉之後,獲得不死之身,不老不死,卻飽受生離死別之苦.

 這是本有關弱勢者的小說

一開始依萊是以瘦弱小女孩的樣子出現,讓鄰居那個飽受欺負的少年奧斯卡愛憐不已.校園暴力的受害者加上瘦弱的吸血鬼小女孩,就成了這部小說的主角.戲份次之的是要替被吸血鬼殺死的朋友出氣的酒鬼們,還有想再婚的單親媽媽.追逐殺人獻祭者的警察、體格健美的體育老師、少年的父母等等戲份很少.所以,主角的大人們都不是社會的精英,連中產階級都不是;小孩們也不是什麼資優生,也沒有一項專長的科目,他們不是飽受校園暴力,就是販售盜版錄音帶、吸食強力膠.連吸血鬼,都是虛弱蒼白,穿著單薄破爛.故事的場景充滿陰暗、髒亂、穢物等等,像是社會底層,至少不是什麼高級住宅區.

 這是部有關校園暴力的小說

 同學們欺負奧斯卡,就像常見的校園暴力事件一樣,都是沒有理由的.壞蛋不是用言語罵人豬頭蠢蛋,就是出手相向.一反抗,就會被打得更慘.奧斯卡只好尋求幻想似的解脫:想像自己有某種魔法,可以用意志力,拿起刀來砍那些不會反抗的樹葉,那些討厭的壞蛋同學,就會像落葉般流血死去.所以當他聽到真的有青少年遭到殺害時,他會想知道死者是怎麼死的,像葉子般得身中數刀而亡嗎?被欺負的弱者,因為孤立無援,只好在想像裡尋求慰藉.依萊的出現,儘管她那麼怪異也無妨,因為踏就逃離現實的避風港.依萊給了奧斯卡反抗的勇氣,他終於回擊其中一個壞蛋,還做出其他報復行動.後果卻是校長的約談、媽媽的責罵,沒有人想知道前因後果,只是跟他講這樣再下去不好.於是,奧斯卡遭到壞蛋們的圍攻,不是躲在暗巷堵人,而是在公開場合.其他人呢?一樣是袖手旁觀,不敢發出聲音.暴力是如此的赤裸裸,反抗也是.老師在的時候休兵,老師不在的校園像是戰場.師長們無法介入,即便介入了,也沒有主持公道這回事.對大人而言,這些小孩子就是麻煩 -- 不要看到就好. 

 小女孩意像

 和<默默地我相信天使>、<大法師>等一樣,這部小說也用到小女孩無辜純潔的意象,依萊是以小女孩之姿出現,但她的形象,也隨著奧斯卡發現她吸血鬼的身分之後,而轉變成男孩--純潔消失了,依萊是個無力控制自己的吸血鬼.她不想直接咬人,但是必須喝血;可是在僕人似的哈肯尋血不力的時候,她又以小女孩之姿,招來流浪漢,一口咬住頸部吸血;又不想讓受害的流浪漢也變成吸血鬼,所以斷了他的頭.依萊是無辜的小女孩嗎?還是歷經幾百年的老練成熟呢? 奧斯卡知道之後,雖然不想也變得跟依萊一樣,卻也沒有排斥他.他們繼續他們的暗語,繼續他們的遊戲.他隨然不是唯一的朋友,卻是很特別的朋友.即使奧斯卡知道依萊會吸人血,那些兇殺案件都和他有關,也沒有因此和他絕交.對於造成吸血鬼的原因,還有他們的孤獨,這部小說有不同於其他吸血鬼故事的描述.或許要這麼說:受到暴力侵犯的少年都期待一個有超能力者,能夠忽然現身來拯救自己,即使是吸血鬼也好,只要能遠離這一切都好.

 逃避不是解決之道

 <光之島>裡的逃學、拒絕上學的小朋友,逃到了世外桃源唄美島,在陽光海灘大自然中來恢復療傷,他們雖然是逃避,但是在島上面對問題,重新站起來.<血色童話>裡的哈肯,從正值老師,被眾人排擠,逃避到依萊那裡,沒有解決什麼問題,寧可當吸血鬼的僕人繼續傷人.奧斯卡選擇和依萊擁抱,之後呢?

 書中的吸血鬼,除了怕陽光之外,他的行動受到限制,當他要進入已經有人的房間時,必須獲得邀請才能進去.這是書名Let the right one in,讓對的人進來.也就是說,開門的時候要小心,如果客人站在那裡等你的邀請,那就要小心,他可能是吸血鬼--這是字面上的意思.書名沒有說進入哪裡,可以是你的房間,也可能是你的心房.你不打開心門,吸血鬼--這個有超能力,但會傷害別人的意象--是進不來的.換句話說,像哈肯這樣的忠僕,是自願的--自願屈服在這個小巧可憐,偶爾滿足他慾望,在看得到卻吃不到的誘惑之下,乖乖的臣服於下,替依萊殺人,並為了掩護依萊而自我傷害.原本是教師的哈肯,因為性侵害疑雲,遭到眾人排擠,最後住家遭到縱火而無路可去,接受依萊的收留,一個提供性服務,一個提供血服務.兩人扮成父女,在瑞典的鄉村流浪.哈肯乾脆自甘墮落,拋棄原本可能就不怎麼堅定的罪惡感,替依萊殺人取血,換得那個受眾人排擠,活在社會底層邊緣的一絲絲慰藉.哈肯開了門,Let Eli in,依萊是the right one嗎?他的下場是,自我傷害以保護依萊,最後連人的資格都不要了,變成全然沒人性的吸血鬼.

 依萊失去了哈肯,但又得到了奧斯卡.奧斯卡是哈肯的小孩版,在學校受到欺負.遇到了依萊,他開了門,可是真的是Let the right one in嗎?人在孤獨無依的時候,很容易受到誘惑,以為抓住了救命的浮木,隱約知道這有問題,卻還是僅抓不放.對於中輟生、流浪漢,大部分的教育工作者也是逃避問題,劃一道線隔離,眼不見為淨.照這本書看來,隔離之後他們不會自動變好,而是有如依萊般的吸血鬼對他們招手,最後傷害其他人.



---- 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《Momo如是說》-生命力

春天是眾花盛開的季節。上學的途中,有櫻花、樟樹、流蘇、苦楝。出門沒多久,就有幾棵龍眼樹也開花了。我說,你們看,那個龍眼樹現在開花,等到夏天就有龍眼吃了。這算很快的。那個芒果也很快,差不多現在開花,六月就結芒果了。各種生物,有他們的生命進程,速度不一樣。你們看那些獨角仙,在土裡大概...